六月

六月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看谷秀啊~春打六九头~~~


9日 20点

老师让大家讨论的问题:经济稳定政策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也就是,要不要用政策手段干预经济?
……
真正的问题在于,在一个能动性已经被启蒙的世界,消极很难存在。当消极在人们眼中成为被选择的“无为”,所有的“无为”都被推到不得不做自我证明的位置。

新道家尽管是道家,却认为孔子比老子、庄子更高明。他们认为,孔子不讲坐忘,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坐忘”这桩事。孔子也不讲“无欲”,因为他已经修养到这地步,已经没有了“无欲”的欲望。正因此,《世说新语》中记载了裴徽和王弼的一段“清谈”:“王辅嗣弱冠诣裴徽,徽问曰:‘夫无者,诚万物之所资,圣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无已,何邪?’弼曰:‘圣人体无,无又不可以训,故言必及有。老、庄未免于有,恒训其所不足。’”

“孔子没有说忘,因为他已经忘了忘,没有说无欲,因为已经无欲于无欲。”总是觉得,“齐物我”的人不该再说何为“物”“我”。
这样看来,真相大概是说不出来的东西。
狄奥尼索斯讲”否定神学”比“肯定神学”更真实。发展到后来,黑格尔讲那些不可言说的意识在否定中才能把自己外在化,才能活下去,也即“否定之否定”。再有就是阿多诺的否定辩证法,他声称要对形而上学做绝对的、彻底的否定。——维特根斯坦告诉我们,说不出来就闭嘴,只不过哲学家们还要说。不说怎么知道什么东西说不出来?

真理把自身设立在作品中。真理惟独作为在世界与大地的对抗中的澄明与遮蔽之间的争执而现身。真理作为这种世界与大地的争执被置入作品中。这种争执不会在一个特地被生产出来的存在者中被解除,也不会单纯地得到安顿,而是由于这个存在者而被开启出来的。因此这个存在者自身必具备争执的本质特性,在争执中世界与大地的统一性被争得了,由于一个世界开启出来,世界对一个历史性的人类提出胜利与失败、祝祷与亵读、主宰与奴役的决断。涌现着的世界使得尚未决断的东西和无度的东西显露出来,从而开启出尺度和决断的隐蔽的必然性。

虽然这翻译得有点太过于……但说得不赖。
哲学就是哲学史。也对也不对。


17日 16点

考试周结束。开始发疯。
头一次看红楼同人,讲的是林黛玉干革命,很有意思。甚至能够联想到某些人,包括自己,在接触理论时的心境。没有踏实接触过社会,只会含含糊糊伤痛文学一回;时常被那些有意无意专供青年人甘え用的套路糊弄,被文字戏耍;想要找到同行力量,却反被“主义主义”隔膜。
这本书的另一有趣之处是,作者用同人世界观的理解,在原文情节中插入心理描写,解释人物动机。属于是“注经”了(像费孝通讲的,维持长老权力而注入变动的内容)。当对于红楼的那一层“长老权力”滤镜被拿掉,才发觉当初读书时,有些事情因为自己没有概念全凭想象而完全没有读进心里去,不知不觉被各种各样的关于红楼的“长老权力”牵着鼻子走了。(读《哈姆雷特》的时候反倒好一些。)如今回想,那些论断值得推敲的地方还挺多的,比如:
贾府男男女女的关系就算挑明了讲又怎么样?作者说了写“情“,架不住某些评论者有感情洁癖么……
宝玉“富贵闲人”形象的可贵之处到底在何处?”情不情“的颠覆以致遭禁之处在何处?叛逆不肖就足够吗,须要说清楚。王蒙说贾宝玉是”多余的人“,我挺同意。
宝玉与钗黛两人,还有丫鬟们的感情到底是怎样?拿现代爱情观,或是现代封建混合爱情观,去想象他们都不合适吧……
这本同人真滴不错,作者渔霸地主都懂,古文和《选集》都通,红楼、鲁迅、评剧、定场诗啥的都会。虽然略有前后不合之处,但瑕不掩瑜,确实能启发人。
另:最近的朋友圈里,互安互开男籍女籍、左籍右籍、粉籍路人籍的,各路表态站队的咯噔文学写得飞起。还不如把我开除人籍,最好是球籍,谢谢。


TBC

回到世纪之交
wangleyio无法停止的五月病
文章8
分类3
标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