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

立秋了,你是否开始感到有一丝凉爽了呢?我还没有,关中平原的闷热已经让我生无可恋了,不过此刻故乡的天气甚是宜人,稻田里面的稻子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熟了吧,你是否会因为秋而感到一丝乡愁呢!

乡愁/书文

盛夏,路边的绿茵总让人有一丝的惬意,城市里绿化生长出来的木棉总让人想起它二三月的木棉花,那样的繁花似锦,花开又花落。
花开有时,诚然我们都会淡忘,好比吾日三省吾身,今天你业绩够了么?意向客户呢?客户流失原因是什么?你来说说原因?谁会关心花开花落呢?现实的情况可容不得你沾花惹草,或者让你在池塘里摸鱼?写这些不是写给谁,也不是取悦别人或者迎合别人,纯粹写给自己,说真的闲暇之余好多时间净泡在短视频的世界里了,我想:除了短视频里你所看到的世界还有另外一个你自己导演的短视频。

短视频里面的大佬说着动不动月入上万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根据国家统计局全国有6亿人民的月收入是1000)
我曾想所谓的大佬是不是都飘了,真实的世界是真的限制我贫穷的想象了么,其实不然,财富的本身是对物质的追求,当欲望达不到本身的需求时都会变本加厉,但当一个企业也为之生存而不断革新寻求人最终求生的欲望时,那这便叫财富。财富也可以指精神上的财富,心里有了归属才会有家,有了家才会有感情,有了感情才会有了乡愁。

我前些天悄悄把头像改成猫的头像,甚至动摇我发过的毒誓:自此我家再也不养猫
说到猫我些许年前我写的《猫》着实是摘抄了余光中老先生的嫌疑,我要想一想当时写的是不是这样:

小时候
母亲挑着扁担
一头是菜篮子里面有我们爱吃的酸菜豆米
另一头是菜篮子里面有小喵咪爱吃的猪肺肉
长大后
母亲仍然挑着扁担
一头是菜篮子里的秤砣
另一头还是猪肺肉
提到酸菜豆米
至此便有了乡愁

说到吃的我又来劲了,但这不包括我们老家的荞凉粉、水晶凉粉、肠旺面、竹荪、酸菜豆米这些,当然什么北京的刷羊肉,厦门的沙茶面,兰州的拉面,长沙的臭豆腐,山西的刀削面,广东的肠粉,陕西的肉夹馍,东北的猪肉炖粉条,这些我都吃过,除了台湾的担仔面…

此时脑海里瞅见一位歌手在台上说着:哎呦,不错哦!
这让我想起儿时的儿歌: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说到歌,我着实喜欢蔡琴的《恰是你的温柔》和《被遗忘的时光》跟李宗盛的《爱的代价》。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到…”曾经何时,我是那么的颠沛流离呀,涛声依旧,海风冷飕飕把我脸颊吹得发福的望着年三十的夜景,自己第一次在岛上过年,第一次在外有了乡愁。

冒昧问一下,我今年刚回去的家叫不叫乡愁呢,去的时候老家还在下着雪,来的时候已是木棉花盛开的季节

驿站/雷

同事去我的家乡出差,偶然遇到一个路牌,上面写着:“离乡的游子不会明白,当他离开的那一刻,故乡就成了驿站”。同事将这段话发给了我,那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整个人就像存在一种空明的状态中,我自己也感觉不到我的的存在,我好像已经不是我了!

“起床喽!太阳晒屁股,唱哈不起勒,赶紧起来吃饭了”。

“嬢,你着菜唱卖嘛”“咦!唱会着贵嘛,便宜的,天天来你家买起勒”。

“老板,来份烙锅,再来碗荞凉粉,记到加皮蛋哦”。

“不晓得你着大勒人了,一日三餐都不会按时吃,不按时吃对身体不好勒”。

看到那句话后,这些发生在家乡的画面总是在脑海中浮现,父母的叮嘱、生活的琐碎、好友的相聚,至今让人一直想去捕捉、想去寻找,想去看清那些细节,却又是那么触手可及而又模糊不清。于是只能强忍内心的好奇和冲动,默默地行走在不属于自己的道路上。

乡愁是什么?是飘向远方的蒲公英无法回到母亲身边的无奈,风往哪吹,它便往哪走!是茫茫戈壁中胡杨找不到归属的感慨,光往哪散,它便往哪长,是漂泊他乡的游子最简单、纯粹的情绪,如一缕清水绵绵不绝!母校后上的白马塔,乡村茶山顶的瞭望台,小城中心处的织金阁以及歪头山上的那一片松树林,他们共同眺望着那走在高速上逐渐拉长的影子,呢喃着:“过年你要回家吗?”

离乡一年有余,中途虽回过两次家,但也如同匆匆过客一般,草草和亲人交谈两句,同好友小酌两杯,还不待仔细观赏一下家乡的风景,又急忙踏上离开的路途,去为生活、为理想而奔波,来不及去细细体会回家的那种温馨和愉悦。或许正如那句话一样故乡已然成为了游子的驿站,它仅仅只是一个游子小憩片刻的场所,只能为短暂归乡的人们提供临时的心灵庇护,走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中,眺望着络绎不绝的人群,自己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格格不入,仿佛这不是自己的家。

漫街的落叶无不在诉说着,风已经有了秋的味道,而我却只能低头细语:“我也不知道过年回不回家”。

同一片星空下,此时的他乡,寡情薄意的乌云将游子唯一寄托思念的月光遮挡,而故乡也是否如此呢?离乡的游子明白了,但此时他已经在异乡了。

时光的表/小四

”年轻的游子不会明白,在离开的那一刻,故乡永远成为了驿站“,他坐的一列列动车无数次路过故乡的田野,一次次飞机穿过故乡顶上的大气层,无数次的故乡金曲掠过耳旁,泪花一次次地投射出门前的几颗杉树,时针一次次地滴答着心灵!

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修表的工匠,不过从我记事起,他那堆修表工具和一堆破烂的手表已经在一个破旧的麻袋里面沾满了灰尘,于是就过上了背井离乡的打工生活,四处奔波,只求一家人的生活,他能够修复时间,却修复不了满脸的皱纹,父亲可能现在还会记得他年少时在集市上修表的时光吧,就像现在的我时不时的会想起那个夕阳落山的午后,父亲在屋檐下抽着烟,母亲带着眼镜织着毛线拖鞋,我拿着那把破木吉他唱着许巍的《故乡》。

十四岁时,情窦初开,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在懵懂无知的年纪里,在百度上搜了表白话语,学会了表白,于是有了一段两小无猜的时光,于是你满眼都是她,送她糖,送她巧克力,也会舞文弄墨的送她画,送她诗,后来,你选了两块”廉价“表,她戴一块,你也戴了一块,她的表秒针比你慢了一秒,你的比她快了一秒,你都会将其调节到零误差,不过,就算两块表的时间零误差,懵懂的开始也会以懵懂结束,过了很多年,你们都没有怎么见过面,你们曾经一起跑步的那片区域已经立起一座又一座亭阁,夜夜灯火通明,游人不断,又过了很多年,你结婚生子,我还在求学,每次回到故乡,我都会去那边走一走,看一看,我们作为独立的个体在一直在各自的世界里生活,寻找,看到你那么开心,我为你开心,我想告诉你,你的选择是对的,我的选择也是对的,你最喜欢听的那首《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也在慢慢的绽放它留给你的情怀!

那一年,你刚进入大学不久,假期你回到了家中,你和好友二人吃着烧烤,喝着高度白酒,他问你学习如何,你问他生活怎么样,一直聊到夜深人静,你们俩醉醺醺的,一个搀扶着一个,在飘着毛毛雨的街道走着,你看见他手上依然戴着高二时你送他的那块表,只不过你的那块在高中毕业就丢了,你只感觉心里一酸,他说这两年我都戴着这块表呢,此后的四五年时光里,我们的见面次数越来越少,他辗转了无数的地方,换了无数的职业,我也为了工作和生活四处行走,你给我过你在北戴河的列车上无比的绝望,在浙江的苦楚生活,我知道你现在的压力很大,日子很不好过,但是我不会去安慰你,你既然选择出来了,那么就应该承担一切后果。

时光稍纵即逝,父亲的修表生涯早在二十世纪就结束了,懵懂年龄慢一秒,快一秒的美好时光早已褪色,在北戴河的绝望,杭州的等待依然要继续,我们手里都有一块表,戴着的时候是有形的表,不戴的时候是无形的表,不论秒针是否跳动,时间都在跳动,这块表是时间,更是滴答的乡愁!

@Async一个注解搞定异步编程
steakliu渣男小四公众号【小四的技术之旅】成都
文章27
分类14
标签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