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管理

由于家里像水帘洞般清凉,晚上出门的过程从头至尾都没感觉到夏夜所谓的凉爽。
第一次感到骑车时也并不舒适。
越来越不喜欢二人行。说话好累。小马曾和我说,从前不知道我“话这么多”。可能是,唯恐对方与自己陷入沉默的僵局,与其相顾无言,还是路边一阵风来了也附和说两句。不是不知道两个人静静的也挺好,然而就是停不下来,哪怕自己也觉得很无趣。大约是希望把无趣变有趣、却实在是变不了其无趣的一种尝试。
很喜欢躲在三人、四人出行的无压力背后,哪怕失去存在感,也不那么疲惫。小时候老师推着我走到台前去,到了大学,也许变的戏法太有迷惑性,偶尔竟然成了一桌人里求给乐子的主要人物。庆幸小时候看过很多相声小品,偶像包袱没兴趣,虽然懒得幽默。

这次去馄饨店,小同是醒着的。她回来时(其实也可以叫“他”?哈哈)拎着一大袋子鸡蛋。我第一次见到她妈妈。这次把弟弟姐姐全碰见了。弟弟真好玩,小时候是一个可爱的瘦矮条。小树一算我们认识十二年了(其实是十四年),弟弟已经长得特别高、头发蓬松成了海胆头,今天见到我心情很好的样子,有笑意,眼神都亮闪闪的。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去找小树的时候,她爸妈也都笑闪闪的。正在吃饭。我进到店铺的内里的时候,看见晶莹的稀饭和亮丽的家常菜,很好吃的样子。很温馨。妹妹长大了好多。不过我比她要怯生生,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说话。(我还记得她小时候“干什么”“干什么”的小奶音。)

知道自己不应干涉旁人的生活。知道自己应该肯定“他们”的生活的快乐。知道自己不必因为那些 也许大多数人会肯定的表面的经历 而在面对昔日的朋友时感到愧疚。可是……过去的朋友们却由于太多互相不同的原因离开了校园、或是被归入与其性格、爱好、追求并不一致的专业院校里去,理想与现实所能触及到的事物相脱离。经济问题是现在的问题,也会是以后的问题。
没有钱不能继续上学。虽然上学不是唯一的路。有限的认识 让我想到小同家 未来仍会一家人共同经营这家馄饨店,几个人再各自找一些其他的工作。……
我是一个在心里叽咕的老妈子。
我和小树一起闲走。她是很美好的人,一直没有变过的温和快乐、珍惜生活里的许多小事。小树对未来工作的希望和公务员的一般印象很有些符合。她说她不希望一周单休,一周要有两天假期;不想每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十一点,“我早上还怎么起得来呢”。她希望工资别太低,家里人都知道她很爱“吃”。还有,稳定一些,在疫情这样的时候不用担心会被开除。
我感到这一些都是很正常合理的诉求。知识有限,边听边在脑袋里想起那些“养着懒汉”的国家。在我们的生活里这样的工作,公务员、国企事业单位那样的工作,目前对小树来说门槛太高了,她想退而求其次。
我也想为她找个好打算,找一个诸多“退而求其次”选项中较为美丽的那个。可是真的感到疲惫。我对当前的学历之高低、质量之优劣而导向就业感到怀疑——学历高者、所在院校声誉高者便配得上这工作么?才可以过上一个合理的生活么?——学历是要经历分数的洗礼、考试的科研的课堂教学的洗礼等等得来的——分数是?高分者便与“优质学历”相匹配么?——考试……线上考核纷繁的作弊么……——科研……非科研的目的……——教育资源……教育资源是考验财力、精力、智力等等——没有足够财力、精力、智力便不能应对足够的教育资源,便不能有足够的高分,便不能有体面的学历,于是也便不能进入那个带给你合理诉求下合理生活的“工作”。……

越来越困了,就要到凌晨一点。我为小树的无辜而感到愤懑的怀疑。大概是从选拔就开始怀疑,对结果怀疑,对因此而培育的“济济之才”怀疑,对那一定程度上划分了就业之劳苦的分界线怀疑。还有许多。真应该设置一个出路管理,给饱满的理想一个得以饱满下去的出路。
多么希望……
也许出路藏在我即将在心中建筑的理想国里。(内心在鞭挞:理想国……那本书你只翻开了,甚至都没有读!)

我感到自己是飘移着的。飘移二十年的所处飘忽不定。未来不知会飘到哪里。飘移来去的过程里,看到差异触目惊心。不过,于心下劝慰的是,除去许多障目的纷扰,生活本身的快乐与悲伤、爱、希望与追求等等切近于本质与永恒的内容总是不会太偏太倚,组成生命的部分太多了。就像是可以如此说,“人类的悲欢是可以相通的”。
尚且没有想明白。两点啦,明天 论文……sorry……

(全文化名,连我也不一定是明天醒来的我。嗨~)

蜗牛背上的备忘录
BJWX Boom Boom
TutuTutu
文章16
分类4
标签5